自义(之三)

——妄称耶和华的名

 

有一个姊妹对丈夫很不放心,有一次就去求问一个据说能听“神声音”的姊妹,该姊妹就说:“你的丈夫已经有了外遇,养了一个情妇。”气得那个姊妹与丈夫大闹一场,后来因此而离了婚,她丈夫独居了一年后,她才知道自己冤枉了丈夫。

有一个弟兄说“神”告诉他要禁食四十天,他禁食到笫二十天的时候,身体弱得不得了,弟兄姊妹就劝免他说,就到此为止吧,但他不听,是要坚持下去,到后来结果却死了。

有一个作聚会点带领的姊妹,接待了一个异端的人在那里开班传讲异端,领袖们知道后,一起去指出她的错,甚至那里最德高望重的一个属灵长者,亲临劝导,她都不听。因为她说:是昨晚神告诉我,要派一个真属灵的仆人给我,因此我只听神的,不听人的。后来整个聚会点就进入异端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到处都听到这些数不胜数的真实事例,在我初信主时,曾经令我迷惘、痛心、软弱,甚至使不少人跌倒,对神的信心有很大的打击,我曾惶恐地想:为什么?为什么?我几乎对神、《圣经》怀疑了、动摇了。

毫无疑问,神是会向我们彰显他的心意,昭示他的旨意的。神那方面完全没有问题:他不会说错话,他的旨意也没有任何恶意;但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可怕的事呢?而问题肯定在领受的人方面的问题一一他们领受的真的是神的话吗?

我们来观察一些教会中出现的现象:

有人常常用祷告来感知别人的境况,说:“我为某人祷告,知道他如何如何”,然后就去定别人的罪,又到处散布这个意思。

有人常以他的梦作为“神”的旨意;声称有异象,看到了什么,有什么启示。

有人以打一个喷嚏、一个呵欠或者眼皮跳、起鸡皮疙瘩、身体有某种异常的感觉,作为“神”降临的预兆;

有人常常说:“今天神叫我做什么什么”,“昨晚神要差派我去哪里哪里”,嘴上常常挂著“神怎么怎么对我说”;干什么都打着“神”的旗号。

有人常听到有声音叫他,与他说话,称为“神”向他说话;

有人看兆头:单车胎泄气了、晒衣杆被风吹倒了、一只大飞蛾进屋了,都当作是“神”预兆某种意思的先机;

有人以自己的意念、幻像、想法、感觉,随心所欲地说是“圣灵”的感动;

有人心里想到什么经文,就说是神对他说的话,常常用经文指责人,而该经文他又不知所云,让别人也摸不着头脑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这些混乱的现象又复杂又繁多,就其内容来说都是假预言、假先知的所为,是犯了十戒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罪,它们常常出现在接受圣灵充满的教会里。别以为我是一个反对聆听神话语的人。不是,我本人接受也教导人与神建立个人的关系,努力聆听神话语(不是听声音),我的文字事工就是从聆听来的。

不过我们要来检验下以上那些话是不是从神来的。

大凡世事,无论是现实世界中的科学、法庭还是社会生活,抑或属灵世界关乎神、真理、人子耶稣、神的旨意(瑞玛)等,要相信它是否正确、真实,都必须遵从一个常识:要有两三个以上的证据(或见证人)去证明。

科学上要得出一个结论,得有几次以上的反复试验和符合逻辑的推理,才能证实该结论正确;法庭上确定一个罪名成立,得有两三个以上的物证、人证及动机论证;那么对于属灵的事物就不用证实便可以相信了吗?可以谁说“我说的话是从神来”就相信是从神来的吗?

我们检验一切属灵事物,也一定要有两三个方面的证实。

我们为什么觉得耶稣是可信的?第一,因为天父为他作了见证,整本圣经都是预言他的,他与圣经吻合;第二,他自己的见证,他的生命无瑕无疵;第三,圣灵的见证,神透过他应验他所说所做的(如神迹奇事等)。如果少了一项,都是不可信的,今日许多邪教、异端、假先知的人,都不敢面对这些见证的。许多假冒基督的人,最害怕这些检验。

1.圣经的见证

《圣经》是一切谬误的照妖镜,因此许多异端都想否定《圣经》的权威性,或者歪曲《圣经》。

妄称耶和华的名的人有如下几个特点:

1)未经察验或不让人察验他所说的话。

“至于作先知讲道的,只好两个人,或是三个人,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。(林前14/29)”

“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的人,甘心领受这道,天天考查圣经,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。(徒17/11)”即使是使徒讲的,也要查考,而且保罗也让人查考,这样做才是对的,“贤”的。

“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,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;但要凡事察验,善美的要持守,(帖前5/19-21)”

什么叫“先知”?就是有一种人,有预言的恩赐,而且经历众教会多年的察验,证实他绝大部分预言都已应验,于是共认他的预言恩赐是真的、成熟的,然后被立为先知的职分,并被众教会所承认;保罗说,即便是这样,他说预言的每一句话还是“要凡事察验”。

你凭什么一出口就说“神感动”?你有什么证据那就是“神”的话?仅凭你个人说了就算?谁封你做先知了?即使你是先知,也轮不到你说了算! 还要让人察验。如果不让别人察验,一口咬定就是“神感动”,这个灵不合乎《圣经》,肯定是一个邪灵。

那些动不动就“神说”的人,只是昨晚一个梦、刚才一个感动,就说“神” 对他说什么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自以为是到狂傲了。

“先知书”是经过许多代人的察验,才把它确定为正典的。从前以“先知书”出现的作品不知凡几,都被历史淘汰了,剩下的这些才被列入正典。新约也是经历了好几个世纪欧亚众教会的察验,才被确立为神的话的。

那些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人,舌头一动就“神”感动、“神”带领,不让时间、不让教会去检验,他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是替谁说话?这是多么可怕的情形。

2)不符合《圣经》

以“祷告”去感知别人的境况,是一种巫术。“所以,什么都不要论断,只等主来,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,显明人心的意念。那时,各人要从神那里得著称赞。(林前4/5)”只有神可以了解别人暗中的隐情人心中的意念——彼得想探听约翰的将来,耶稣说:“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,与你何干?(约21/22)”可见,别人的隐情是不能探听的,这是神的主权。为什么神恨恶人占卜?就是因为触犯了神这个主权,就被魔鬼所利用了。先知指出别人的罪,是因为有神的话临到;所谓“临到”,就是说神是主动的,不是你想知道谁有没有罪,就可以知道的;而是神按自己的心意行事的,《圣经》又说;圣灵的恩赐(包括智慧和知识的言语)都是“随己意分给各人的”(林前12/7-11),就是说,人能说出智慧的言语或知识的言语,都是随神自己的意思临到人的。所以,不是我们主动去感知别人的境况,而是神主动“告诉”他的仆人。

先知的恩赐比其它恩赐来说出现的较少,但有不少人自以为有这种恩赐,就去求问,神不会回答,巫术的灵反而会去满足他,因而他得来的意思就肯定是论断、控告和定罪。我们常见到的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人的“启示”、“经文”多是指责别人的,如果有人常常指责这个不对,那个不对,这些肯定不是从圣灵来的。

“但作先知讲道(或作预言)的,是对人说,要造就、安慰、劝勉人。(林前 14:3)”即使是有预言恩赐的人去指出别人的罪时,也不是定罪的。他会单独找那个人,说:“弟兄,在祷告里有一个意思临到我,是……,你在主前面,是就说是,不是就是不是。”如果那人说不是,你就得放弃你的意思,这说明经过当事人的察验,证明你灵里的那个意思不是从神来的,如果你硬要定别人的罪的话,你就是接纳了邪灵,因为事实真相已经大白,你所预言的既不合乎事实,也违反这段经文的原意。

3)与圣灵异迥异

很多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人都有被压制、被强迫的特征,甚至有一些还带有被威胁的状态,比如他们祷告时浑身摇摆、甩头,象吃了“摇头丸”一样;或者只要那个灵一来,他就不吃不睡,完全听它指挥,甚至不能控制自己。有一些灵威吓说:如不顺服,就要使他或儿女生病有祸等;《圣经》上却说:“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(林前14/32)”,圣灵只作感动、摧逼的工作,却不辖制人,并给人自由选择的机会;而邪灵的特点却是夺去人的自由意志。

4)多在信主时间不太长、圣经知识不太足、或者糊里糊涂的人身上出现。

“那灵”多数是对那些信主时间不太长、圣经知识不太足的人作工,这样就比较容易欺骗他,因为它害怕懂得用圣经去察验的人;另外,它多用“异象异梦” 这些虚幻的,或“去某地”、“做什么”等难以察验对错的东西去迷惑人。使徒行传所讲的“老年人要做异梦。(2/17)”“老年”是指在主里有一定年月的长者,他们的属灵生命、属灵知识足以破解异梦,所以神会多向“老年”人用异梦去引导他;约瑟、但以理能解异梦,是因为他们美好的生命,使得神与他们有亲密的关系,并不是谁都可以解梦。而对没有解梦能力的人,如亚比米勒、雅各、耶稣肉身的父亲约瑟等,神向他们显现的梦是无需解的,是看了就明白的。

《圣经》中神用超然方式引领人的时候,多数都是那些人在人生、事奉中有重大转折的时刻,那些有异梦异像的人,其一生也只是经历少数的几次;我信主以来,只有呼召、进入职事服侍、服事转入另一阶段等几个异梦,如序言所讲到的;从《圣经》中去观察,异象、异梦并不是常有的事,只有在不寻常时刻,神才用不寻常的方式来引导人;而在平常的时刻,神用的当然是合乎自然规律的方式来引导,否则他创造大脑、心灵和自然规律干什么?所以,神大部分时间是用默示、感动、意念等来引导人的。《圣经》说:“多梦和多言,其中多有虚幻(传5/7)”就是说,神否定“多梦”是从他来的,而是“虚幻” 的东西。那些常以梦为“神”旨意的人,把虚幻当作了事实、当作“神”旨意是很危险的。其实许多常以梦为“神”的旨意的人,潜意识希望自己就是神所看重的人,于是被邪灵利用,去牵强附会那些“虚幻”的梦,这梦就成为了他的网罗,他后来就成了魔鬼的俘虏。

5)以迷信代替恩赐

有些人以自己的感觉去判断人,定别人的罪,“他一靠近我,我就感觉不舒服。”“我看到他时就看到一个黑影,我就知道他很有问题。”就认为别人身上有邪灵——这些现象在其它异教、气功、迷信里是司空见惯的,并为世人所熟识,我们却把它带到基督教里当作“恩赐”,这是多么的荒谬与可怕。《圣经》里什么地方有关于这方面的教训或什么人有过同样的事例?凭什么肯定你的感觉就是“神”的意思?

人相信虚妄无法证实的事都是出与魔鬼欺骗人的伎俩。这些人本无先知的恩赐,但为了满足自以为义的情欲,使自己或别人觉得自己很“属灵”,就不知不觉就把魔鬼的伎俩当作圣灵的恩赐;其实许多嫉妒、苦毒、怨恨、论断就是从自己这些内心的“感觉”而来的,也是因为相信这些“感觉”造成的。

2.事实的应验(即圣灵的见证)

“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,所说的若不成就,也无效验,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,是那先知擅自说的,你不要怕他。(申18/22)”

即便你是大先知,你的话也必须接受事实应验的见证,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越《圣经》的权威。然而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人的所谓预言,很多都是胡说八道的,甚至闹出不少笑话、闹剧。

有人说:某时某地有大灾难,相信的人就变卖产业,花了好多钱迁居别处,但灾难却没有降临;

有人说:神将要使他十年后成为中国最有名的布道家,但十多年过去了,不但没有应验,反倒他跌倒了;

有人一口咬定圣灵告诉她某姊妹犯了淫乱,搞得满城风雨,扬扬沸沸,那姊妹气不过,就到医院作公证,原来她还是处女;

即便是从灵里来的经文,也都要去察验,你以为只有圣灵才会用经文么?不,邪灵也常用经文误导人的;你看分争的双方都在用经文争吵,难道这是圣灵的工作吗?不,邪灵用经文是想混乱主的道,使人们之间乱用经文、误用经文、彼此去打经文仗。试探耶稣的魔鬼也分明用经文,耶稣也没有斥责它篡改经文,可知它引用的的确是经文(有些差异是因为希腊文复述希伯菜文的关系,耶稣、保罗引用旧约时也有这种差异),只不过这经文不合乎耶稣所处的环境(事实),——这是魔鬼一惯的伎俩:想用误导的方法使人误用圣经。

不少人以为只要是经文,就一定是出于神了。那些爱给人经文、用经文去指出别人“隐藏”的罪的人要留意,不要以为自己心中有某些经文,就能定别人犯了什么罪的,除非你或几个人都看到了他犯了罪,证据确凿,句句定准。这些经文被事实验证了,才能证实你心中的经文是从神来的。否则,如果与事实不符,就可能是从魔鬼里来的。因为《圣经》给了我们定罪的手续:“倘若你看到弟兄有什么不对,你就去,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,指出他的错来,他若不听,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,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,句句都可定准。若是不听他们,就告诉教会;若不听教会,就看他象外邦人和税吏一样。(新译本,太18/15-17)”要的是亲眼看到的事实。

即使是先知也要接受事实的验证,他为人按手祷告时,假如感觉某人有问题时,他一般会先叫那人到一边,讲出自己的意思,然后问他是不是这样,如果是,就证明这个意思是从神来的,否则,就不是从神来的,这就是让事实验证的过程。我们指出任何人的罪,都应该是这样的。“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,句句都可定准。”神讲求的就是事实的验证,不能凭你的感觉、梦、声音作定罪的凭据。你能够在法庭上用梦或你的感觉去起诉你的邻居吗?

如果你心中有一个意思要去某地做一件事,你不能说这个意思就是“圣灵感动”,因为它还未经察验,只能说“心中有一个意思”;到你去办那件事时,真的发生了很不寻常、很奇妙的事,在以后作见证时才可以说:“那次圣灵感动我怎么样……”

95年(?)有一则预言说大陆要在该年攻打台湾,据说台湾很多知名牧师乃至不少世界性的先知都一致肯定,但事实上却没有应验。倘若这些知名牧者都会出错,那么可知这个领域的未知数有多么大,事实的检验该是多么重要!。

3.生命的见证

有一些人是神特意拣选来亲近自己的,比如摩西;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只有圣洁的人,生命好的人才能与神有亲密的关系。摩西的脱鞋,神的百姓不可摸西乃山,凡来到神面前的人,都要“洗衣服(出19/14)”,这些事例都预表神只会拣选圣洁的、生命美好的人来亲近自己。

每个信主的人都可以与神建立关系,但亲密程度取决于他生命的状态。神与谁说话是有分寸的,他先挑摩西,后是七十个长老(民1/24),都是在万民中挑选出来、敬虔爱主的人。

耶稣活出的生命,就是他的话从神而来的最好证明。一个人的生命程度越好,他的话越可信。

但我们却常常不是透过人的生命来听他的教训,而是透过他的才干、恩赐看重他的教训;一个有好的生命的人,并不怎么吸引我们;但如果是一个博士、或是有起死回生之能的人,就非常吸引我们了,所以我们会在话语上上当。因此,检验一个人的话是否从神而来,他的生命状态是一个重要的参考系数。

按道理,一个人如果常常领受神的话语,他的生命一定会很美好。因为圣灵来是为罪、为义、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,为了帮助人悔改的;聆听神的话语最重要的目的是以此修剪自己、对付旧生命的。但我看到一些人的生命状态就为他感到可怜;我发现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现象多数出现在那些生命有问题的人身上:

1)个性主观、固执、刚愎自用的领袖身上最常见到这种现象,这种人很想做大事,很想受人重视,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很合乎他自义的性情——李常受就是这种人,很多从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发展到异端的领袖人物也都是这样。

这些人为什么动不动就说“神谕”呢?

        为了证明自己绝对正确,要人重视他的话,好像他在说“圣旨”一样,希望人诚惶诚恐地对待他。

        让人没有商量、疑议、反对的余地,这适合他自以为是、主观固执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 以此来证明神很爱他,证明他很属灵,这样就有好名声,有敬虔的资本,可以众望所归,是得到某些利益的最好途径。

当然人自己一定会说我没有这样的心态。是的,这肯定不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心态,否则就没有人称得上是自义了。自义的心态既然是一种受欺骗、蒙了油的心,那么这种心态一定是隐蔽的,可能连自己都不清楚,这样魔鬼才能欺骗人。

常常强调自己的话是从神来的人,他的心态是一种自夸的心态,潜台词是说:你看神多么看重我。这种人显出特别的狂傲,总以自己的“以为”为判断标准,一切都围绕着“我”、“我”、“我”,为的是想高抬自已。

这种妄称耶和华的名的“教义”,是自义的人要独断专行、不听劝告指正的“免死金牌”,只要他想狂傲,就说:“我只听神的,不听人的。”

这种人聆听“神”的话,非但生命没有什么变化,甚至变得更骄傲了——常常成为法利赛人,越来越多的是责备别人,他自己不背十字架,却钉人十字架,这是很败坏、很可恶的生命。那个定罪的灵使他只看到别人的错,而看不见自己的错。

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自以为是,自义得很,听不进别人的话,即便他只是一个信徒、一个同工,但他不再愿意听牧者、领袖、教会的话。他觉得别人就是凡夫俗子,自己是世外高人,总以为自己是神所特别看重的,就心高气傲,这种人最藐视别人,不但藐视一般的信徒,甚至藐视他的牧者、领袖、教会。

自义的人进一步发展,就是狂傲;自义的人觉得真理总是站在自己的一边,自己是最正确的,他们很固执;而狂傲的人更进一步,觉得他的话就是神的话,他就是真理,他的话都是从“神”而来的,所以他们很顽固

“我对其余的人说,不是主说,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,妻子也情愿和他同住,他就不要离弃妻子。然而按我的意见,若常守节更有福气。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灵感动了。(林前7:1240)”

保罗是被神感动写圣经的人,但这里他的口气多么谦卑,除了引用圣经及主的话,他从来没有强调自己的话就是从神来的。他本来的确是在圣灵的默示下写的圣经,但他倒说:“按我的意见”、“不是主说”、“ 我也想……”他都不敢百分百说是从神来的。只是后来几代人对他的话察验过,认为的确是正确的,才确认这些话是从神来的。凡是真正为神出口的人,他是越发谦卑的,越发不单方面强调“神谕”的,而是让人察验。他也以自己的生命让人察验。

2)往往在性格怪异的人身上出现。

我发觉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人,有不少是性情乖僻,性格异常,或信主前有交鬼经历的人。这种“怪异”实际上表明他的生命背后有着某种灵的影响,这种人在信主前,己经与某种灵有隐密的关系,是比较容易通灵的人,比较容易感知灵界的东西。没有分辩力的人,便以为是恩赐、以为是启示,这就大错特错了。据教会史料记载,行邪术的西门信主后,也有很多迷惑人的“恩赐”,后来发展为一派异端。

生命本身有问题的人其实已向灵界敞开了一定的破口,他的灵本身就有问题,他所说的所谓“启示”就更可疑。

“凭着他们(假先知)的果子,就可以认出他们来。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?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?这样,凡好树都结好果子;惟独坏树结坏果子。(太7/16,17)”耶稣教我们辩别真假先知时,并没有教人怎样去听,而是怎样去看,看他的生命的果子。因为,因为话语可能骗得了人,但生命的果子却骗不了人;他结出怎样的生命果子,就看出他背后是怎样的灵。(顺便说一句,那个“女基督”就害怕这句话,连“生命”都不敢让人见,这三点“见证”,也是我们分辩“东方闪电”的锋利武器,这三样的检验他们无一样通得过,是历史上最荒谬、最恶毒的邪教)

妄称耶和华的名的灵,可能假冒其中一两种见证,但他们总不能都假冒,而且我们也总能够找出他们假冒的马脚来:比如他们假冒圣经见证,我们可以找出被歪曲的地方;他们假冒生命的见证,但其“爱心”是为了使人相信他们,这样就违反了爱的原则一一不求自己的益处,爱是无条件的,而他们的“爱心”是有目的,证明并非真“爱”,并不是从生命发出的;他们也可以假冒事实的验证,有一些是假赶鬼、假医病,如“东方闪电”。但反过来说,有另一些人,他们的确有某些“异象”、“预言”可能应验,也可能有异能奇事,因为魔鬼在一定范围内也是能知道我们所不知道的事的,圣经说它也能行奇事迷惑人的,这并不出奇。

3谦卑的人,不会把你与神亲密的关系到处张扬夸口的。

“马利亚却把这一切的事(天使的信息)存在心里,反复思想。(路2/19)”

“声音住了,只见耶稣一人在那里。当那些日子,门徒不提所看见的事(耶稣山上变像),一样也不告诉人。(路9/36)”

“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,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。为这人,我要夸口;但是为我自己,除了我的软弱以外,我并不夸口!我就是愿意夸口,也不算狂,因为我必说实话;只是我禁止不说,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,过于他在我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。(林后12/2-6)”十四年来,保罗一直保持缄默,如果不是哥林多教会有问题,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透露出来的,因为“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”,这就是谦卑的生命,使我们更加相信保罗的话是从神而来的,这就是以生命的见证,去察验他的灵。

恐怕有一些人会说,因为你没有这种经历、没有这种恩赐,所以才反对别人说“神偷”吧?不,如果要说“神说”,我比不少人更有资格,我比他们更有可夸的,如果我要说出来,就知道他们那些所谓“神说”就算不得什么了。但为了使自己谦卑,保守自己的心,我要在行将年老时,再与人分享这方面的经历,所以我从不打出“神谕”的牌子。

这些信息,我没有强调怎样从启示来的,而是以我的生命及事实让人去察验就行。

“将事隐秘,乃神的荣耀;将事察清,乃君王的荣耀。(箴25/2)”

一切被确立是从神而来的话,都是从检证而来的,是察验的结果,一切不经察检而私自说“神的旨意”的,都是犯了十诫中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罪。

4. 这种罪有什么结局?

旧约的先知要在师傅训练多年后才能成为先知的。

“扫罗打发人去捉拿大卫。去的人见有一班先知都受感说话,撒母耳站在其中监管他们(撒上19/20)”

“以利沙又来到吉甲。那地正有饥荒,先知门徒坐在他面前,他吩咐仆人说:「你将大锅放在火上,给先知门徒熬汤。」(王下4/38)”

旧约先知是从先知训练班中,由资深的先知元老训练、监管多年而培养出来的。因为灵界的状况非常复杂,那里充斥着千万的邪灵,而圣灵只有一个;当我们进入灵界去分辩圣灵的信息时,就好象在一堆沙里寻找一粒钻石一样,是相当复杂困难的事;如果我们的生命和用作察验的圣经知识还没有装备好,也没有经过严格的操练,没有属灵长者的指导,就不要贸然进入灵界。无知和自以为是的人进入灵界不是一件明智的事,那是很危险的。

所有上太空的宇航员,都要经过数年的严格训练,才能进人太空;进入灵界更加危险,所以《圣经》里同灵界打交道的人,都要有严格的操练。如果连飞翔原理、飞机结构、操作事项等都不知道,又没有教练在场指导,那么这个人就去私自驾驶飞机,想想看他死的可能性有多大?

“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,说我所未曾吩咐他说的话,那先知就必治死。(申18/20)”

为什么要“必治死”?如果仅仅是一时说错话,应该是无罪的,但如果是要“必治死”,那必定是很严重、很严重的罪了,你说呢?

乱冒神的名是一项严重的死罪,就好象冒用“××国家主席”的名去招谣撞骗一样,这种罪名之大,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,几十亿人,其中什么罪大恶极的人都有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犯这个罪,可想这种罪有多么严重,连最恶最大胆的人,都不最冒犯;然而在教会里,到处都有人犯这种罪,可谓胆大包天了。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是亵渎神的罪,是一条死亡之路。

锋利的刀的确是很好的工具,但在心术不正的人手里,却是一件很危险的凶器同样,聆听神话语的确是非常好的事,但对于没有对付好生命的人、没有端正好心态的人,就非常非常危险了,只能有百害而无利。所以彼得对想取得圣灵恩赐的行邪术的西门说:“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!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,因为在神面前,你的心不正。(徒8/20,21)”心术不正的巴兰就是这样灭亡了。

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身上有超自然的能力,尤其是心态不正的人:行邪术的西门的想法太人之常情了,特别是初信主、生命还未成熟的人都有这种心理,只不过没有西门那么典型罢了;然而神最清楚超自然的能力对这些人的危害,因而不会按人的意愿行事,而只是按他自己的旨意行事——什么样的生命能承受超自然的能力,能承担他的异象只有神最清楚。

虽然神没有按他的意愿满足他,但灵界的邪灵却会千方百计满足他,于是他便以为得着了“恩赐”,其实那只不过是假预言、是邪灵的工作。

“心骄气傲的人,名叫亵慢,他行事狂妄,都出于骄傲。(箴21/24)”骄傲发展下去就是狂傲,自义到这个地步,已经离死不远了。

因为这人一旦认那个邪灵为圣灵的话,那么后来一切正确的话就不能接受了,圣灵的工作就不能在他身上有所作为了,“亵慢人不听责备(箴13/1)。”“亵慢人不爱受责备(箴15/12)”,已经落到不接受人劝勉责备的光景了,虽然他还口口声声讲耶稣、传福音,但却开始混杂错误的信息、曲解圣经,甚至向救恩相反的方向发展,到最后便有不同程度可怕的结局。“藐视训言的,自取灭亡(箴13/13);”“他因不受训诲,就必死亡;又因愚昧过甚,必走差了路。(箴5/23)”如果继续执迷不悟,只有死路一条。

奉劝那些自以为是,自以为义的偏执狂,你们的偏执狂几达走火入魔的地步了,如还要偏执下去,你离被鬼附不远了。事实也是如此,我和几个领袖曾去帮助一个正露出异端端倪的领袖时,发现那个人自义得了不得了,简直听不进别人的劝导,我们又发现他的自义是来自于他心中的“圣灵”,他每反驳我们,都等候心中那个灵向他说话,整个谈话气氛是怪异的。正因为他觉得:我说的话才是神的话,因此不是我要听你们,而是你们要听我的才对。他什么人都可以不信,就是不敢不信他里面“那灵”的意思,这个人明显已经被邪灵所摆布。

我感觉到最恐怖、最可怕的罪就是这种罪,这种人已经与邪灵紧密到一个地步∶认贼作父。

就好似聊斋电影《画皮》里的一个人,正把一个披着人面画皮的鬼当作美女请到家里来,与它同吃同寝一样恐怖。

这些人最后的结局是很可怕的:

<1>这种罪不会只停留在原始的状态上的,“假预言”是会向“假先知”方面发展。有些会发展成为极端、异端、邪教;不少搞异端的人,都曾经是有启示,见过异象,见过什么发光的十字架、圣像等,但由于不听人劝、不受教会察验,致使向危险方向去发展危害极大。“亲爱的弟兄啊,一切的灵,你们不可都信,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,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。(约一 4:1)”不检验那个灵,假先知就这样出来了,我相信,“东方闪电”就是如此这般形成的。

<2>这个谬妄的灵,会使某些领袖在领受上发生偏差,工作上发生重大错失,甚至欺骗有些领袖认为某些罪不是罪,引诱他犯罪,使教会受到很大亏损;

<3>有些发展为疯癫、被鬼附;有一个姊妹,听到有“神”叫她到马路上摆萍果去拜神,她不察验,就去了;三更半夜又说圣灵叫她上山祷告,她又去了;后来她就被鬼附了,这声音常常威胁她说,如果不顺服,就要管教鞭打她,使她在村里做许多癫狂的怪事,成为外邦人的笑柄,使耶稣的名受毁谤,同时绊倒了许多人;

<4>害了别人,又害自己。有一个常常说“神谕”的姊妹,她的儿子交通事故撞伤了脚,她听信了“那灵”的声音,说“神”会医治的,就没有去医院,耽误了治疗,最后不得不把脚锯去。不但害了儿子的脚,而且跌倒了她一家和一村的人,她一家的人因此而不信了,整村的人都不敢信耶稣了。

另外,还有一些还听信邪灵而自杀“升天”等等。

<5>世上的事很奇怪,只要你煞有介事地说“神谕”,就会有人把你奉若神明,因而也就能迷惑一部分人,他们藐视领袖、藐视教会,不顺服权柄,这样给教会带来许多分争、分裂,使教会变得格外混乱。“亵慢人煽惑通城(箴29/8)”;

多么令人发怵的事呀,所以《圣经》说:“你们要防备假先知。他们到你们这里来,外面披着羊皮,里面却是残暴的狼。(太 7:15)”

假先知的灵是非常阴险残暴的邪灵,它好象《画皮》那只鬼一样,开始时妆扮成很漂亮、很贤淑的女子,到最后才露出吃人的本相;冒充神的邪灵开始也是妆扮得很“属灵”,说些似是而非的经文、属灵的词句、安慰人的话语等(有时隐藏达十多年),等到你完全相信它之后,才对你下手。这时的你,象画皮中的书生死期快到了还不知道一样,不但害死自己,也害死家人(教会)。这些邪灵不但是要杀身体,更是要杀灵魂;不只是杀一个,而是要杀很多,是一件很恐怖的事。

既然这些现象对我们的信仰、教会有这样严重的危害性,对耶稣的名有这样大的损害,我们一定要严肃对待。可以说现教会在领受神的旨意方面训练不够,所以才出现诸多混乱的现象。对于生命未成熟、圣经知识还没有基础的人来说,要更谨慎地聆听神的话语,更应该有属灵的长者指导,有教会的察验,否则不要去尝试倒好。任何人有什么异象,特别是领袖的异象,一定要通过严格的察验制度去验证,自己为自己察验是不完全的,人会为自己找自圆其说的经文和事件去辩解,(自己为自己作见证,其见证是不能成立的——19/15,)为了更好地保守我们,也为了确保信息的准确性,我们最好谦卑地把一切灵里来的信息放在教会里察验。

对于那些常常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人一定要严厉处置,虽然这种人暂时还很爱“神”(那灵),可能担当一定的责职,但他是隐蔽在教会的定时炸弹,所以,如果警告两三次不听,就要赶出教会。“赶出亵慢人,争端就消除,纷争和羞辱也必止息。(箴22/10)”

未成熟的接受圣灵充满的教会的确曾经走过一段弯曲的路,可见接受圣灵充满的教会也没有什么可自义的;各个宗派都有其自身的弱点,接受圣灵充满的教会也应更多看到自己的软弱。

 

默想与祷告:

我有“妄称耶和华的名”的心态吗?

我有盲从这种现象吗?

面对这些事,我应怎么办?

神呀,我的无知使我不知道灵界的险恶和复杂,使我几近上当受骗,现在我一定要更谦卑去切慕属灵的恩赐,我要让更多人察验我、帮助我,使我在祢和教会的保守遮盖底下走主的道路,主呀,如果我有骄傲狂傲,求祢亲自或者透过别人向我指出来,我一定与这个灵一刀两断,奉主耶稣基督的各,阿们!

悔改:

赶快纠正你身边有这些现象的人(包括自己)。

 

 

 

  下一章